霸州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瓜贩提醒“有小偷”被刺死 警方:已锁定嫌疑人
http://lj8lj8.com  2019/10/9 16:58:14  

  7月25日,河北廊坊杨税务乡小茨乡村,家人手机里崔靖翔被刺后警察勘查现场的照片。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有小偷!”这是瓜贩崔靖翔留下的最后一句话。7月23日,河北廊坊杨税务乡的集市上,因提醒女顾客有小偷,他被盗窃团伙殴打,其中一人用刀捅进他右肩,伤及动脉。

  事后,被提醒的顾客才知道,瓜贩因此身亡。当时,她带着一名小孩买东西,听到“有小偷”后很害怕,立刻离开。

  警方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组外地流窜扒窃团伙,目前已锁定嫌疑人,正在全力追查中。

  多位商贩提到,每逢大集,上万人流动,小偷也混迹其中。“常看到他们偷东西,但不敢声张,万一被认出来报复咋办?”

  集市上多人围殴瓜贩

  7月23日,农历闰六月初一,杨税务乡“大集”的日子。该集市有“廊南第一集”之称,逢农历尾数一、六日开集。附近上百名商贩赶来,沿廊霸路两侧一字排开,摆摊卖货。

  凌晨4时许,47岁的崔靖翔唤醒妻子,一同来到瓜棚摘取甜瓜。崔家共3个瓜棚,加起来7亩地。六七月份是甜瓜成熟的季节,上个月有商户收走部分甜瓜,剩下一部分,他打算摆摊散卖。

  忙活近两个小时,两人将载重500斤的货车装满。“赶紧回家休息,要是累病了,还不够药钱。”临走时,见妻子还在忙活,崔靖翔叮嘱道。

  “大集”距家约6公里,开车20分钟左右。崔靖翔将车停到廊霸路西南侧、安次水务局机井队附近,开始摆摊。

  正对面是王鑫(化名)的摊位,两人隔着约10米宽的马路。7时许,王鑫注意到崔靖翔在吆喝卖瓜。

  冲突发生在一个小时后。王鑫看到两个人围着对面瓜贩,像是发生争执。不一会儿,又围过来两三个人,对他推搡、殴打,“瓜贩偏瘦,连续后退。”

  崔靖翔身后是一处缓坡,再往后五六米,是机井队办公的二层小黄楼。王鑫回忆,瓜贩被逼退十米,一直到小黄楼栅栏附近。

  栅栏处发生了什么,王鑫没看见。他只记得,打人者四散逃离后,浑身是血的瓜贩踉踉跄跄从缓坡走上来,到达车附近时瘫坐在地。“他用手捂着上半身,看起来很难受。不一会儿,忽然躺倒在地。”王鑫回忆,当时自己吓呆了,只想着救人,也没注意凶手往哪个方向逃走。随后,集市有人打了急救电话。

  提醒“有小偷”遭报复

  “一名中年女子在摊位前买甜瓜,有人去偷她的项链。”多名商贩说,瓜贩发现后,便提醒女子“有小偷”。这一举动惹恼小偷,遭到团伙的报复。

  安次公安分局一知情人士确认此事。他介绍,事发时,小偷盯上一位妇女的项链,崔靖翔在旁边提醒,该女子立刻警觉,离开现场。随后,崔靖翔被一伙人围住,其中一人用刀捅进他右肩,伤及动脉。120赶到时,他已经死亡。

  23日8点半,得知父亲出事,崔全政从15公里外的单位出发。到达现场,他看到父亲躺在瓜车旁,嘴里吐着血泡,脸上、胳膊被染成血红色,“他仰面朝天,眼睛睁着,就那么向上看着。”

  当事女子的儿子何翔(化名)表示,母亲去公安局做笔录时,从警方提供的证据中确认,崔靖翔正是提醒她旁边有小偷的人。

  “我母亲当时一听有小偷,很害怕,立刻离开,都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他说,很遗憾出这样的意外。

  他给崔靖翔的儿子崔全政打电话表示感谢,但更多的是顾虑。“母亲在公安局看到现场画面后,腿忽然发软,半天站不起来。“她受到惊吓,回家后状态一直不好。”

  安次公安分局政治处尹主任介绍,已锁定犯罪嫌疑人,廊坊投入约60人的警力到各地追捕。为了不影响案件调查,暂不公开进展。

  “这是一组外地流窜扒窃团伙”,安次公安分局知情人士透露,警方正全力追查中。多位商贩说,25日上午,看到多名警察带着一个戴手铐的人到案发现场指认。

  集市常有小偷但鲜有人声张

  25日下午,记者回访廊霸路案发现场。机井队办公楼外侧,有黑色栅栏包围,栅栏中部是宽、高约1.5米的推拉门,其中一根铁栏杆上留有一块深褐色血迹,另有血溅至门内一米处。

  “可能是死者用手握栅栏时留下的。”门卫介绍,事发当天是周日,机井队没人上班,这道门是锁着的。

  血迹记录了崔靖翔最后的行动轨迹。从栅栏到摊贩处,五六米长的路段,沿路到处是干涸的血滴。他倒下的路面,仍留有一片血迹,面积有井盖大小。

  多位商贩提到,这条路有城管驱赶沿街摆摊的商贩,所以平时摆摊的较少。但每逢大集,有上万人流动,小偷也混迹其中,常有人丢手机和钱包。

  一位卖菜老人称,大集时附近居民尤其老人都会来买菜,小偷混在人群中,很难被注意到。她曾看到男青年顺走一个姑娘的手机,后退时正好撞到自己。“他瞪了我一眼,周围几个人随他掉头离开,应该是同伙。”

  50多岁的王女士常在附近卖桃,她的两个儿媳妇都在大集时丢过手机。去年年底,她看见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拿长镊子夹他人袋里的钱包。

  “谁敢声张?反正我是不敢说,常在这里卖东西,被人认出来报复咋办?”她摆摆手说,不敢多管闲事。

  ■ 逝者

  盼着早日还清债

  “做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崔全玲总想起父亲说的这句话。

  她知道,时光倒回,父亲还是会选择提醒别人防范小偷。“他认准应该帮助别人,谁劝都没用。”

  看到现场五六米的血迹,崔全玲能想象父亲一定没有屈服,试图抵抗。“他虽然瘦,力气却不小,如果只有一两个人,说不定能制服。”她无法接受,现场没有一人出面帮忙。

崔靖翔家中,墙上挂着他43岁时的照片。

  “老好人”

  得知父亲因提醒“有小偷”被捅身亡,崔全政不能理解。他恨父亲,什么事都去掺和。“别人不管的,只要他看见就一定要管。”

  这种不理解,在父子二十多年相处中,出现多次。

  崔靖翔卖瓜时,顾客可以随便品尝,先尝后买。“只要人说瓜不甜,他二话不说就给退了。”崔全政说,父亲还常“抹零头”。七八毛钱零头,顾客不提,他主动抹掉。有时顾客买得多,两三块钱的零头,也直接抹去。

  农村婚嫁,缺不了邻里帮忙。崔靖翔总是早早过去,忙前忙后。有次,他去邻居家帮忙,从早忙到晚,回来时自家丢了一只羊。

  “他就是这种性格,认为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改不了。”崔全政说,对于自己的不理解,父亲从不在乎,“他认为自己要做的事,一定会去做”。

  这几天,不断有亲朋来家里问候,“这么好的人,说走就走了。”人们叹息。

  崔全玲记忆中,父亲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把别人的事看得比自己还重。

  10年前,邻居两岁的儿子被狗咬伤头部。崔靖翔正走到家门口,看到孩子血流不止,立刻抱上自己的摩托车,赶往市里卫生所。因抢救及时,孩子捡回一条命。

  对陌生人也一样。走在路上看见汽车陷在泥泞中,他会帮忙推车;在路边看到有人受伤,就会把人拽上摩托,带着上医院处理伤口。

  “苦日子”

  二十年来,崔家靠着7亩地上的三个瓜棚,养活一家人。收成好时,一年三四万的收益,全靠夫妇俩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作。

  四五点起床下地摘瓜,六七点到集市卖瓜,或卖给批发的商贩。下午3点再去地里干活,七八点回家吃饭,睡觉。这是崔靖翔的一天。

  夏天,大棚里像蒸笼,有时温度达50℃,他也能呆一阵,额头上汗不断往下滴。在外摆摊时,他也不忘带壶水,“说是喝不了矿泉水,味道不对,其实是不想多花那一两块钱。”崔全政说。

  8年前,家里翻盖新房,欠下10多万外债。这两年,父亲去世、爱人和母亲患病,又借了几万元债。

  崔靖翔在地里的时间更久了。妻子抱怨,“我们的日子怎么这么苦”。他总是回答,“有我呢,肯定会好起来。”

  两三个月前,他照顾母亲时,偷偷哭了。崔全玲看到,明白了父亲的压力和担当。

  7月,她毕业后在市里找到工作,父亲说,打算明年再找人合作搭两个棚子,早日还清债,给她准备嫁妆。“他什么事都是先想着我们。”崔全玲不停地掉眼泪。


相关阅读:
听书网 http://www.qiets.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